News Ticker

台東容顏在改變 白色老屋留與不留


原本一排的房子,如今一夕之間,只剩老人與白色陋屋。翻攝阮偉明臉書

 

在財團的眼中,白色老屋是釘子戶;在喜歡攝影的人鏡頭下,它是神祕而有魅力的景點;在一個87歲的老人心中,它是他一生的歸宿。

「台東市中正路一號」,白色的門牌,這裡是個靠海的偏鄉,中正路一號的鄰居:台東縣農會舊飼料廠,在今年5月初被剷平了,只剩這「一號」,孤零零的矗立著,建商開價500萬,但老屋主不為所動。

「這棟房子的李姓屋主,當他發覺他住屋的周遭在一夕之間被夷為平地時,不知心裡作何感想?」東海大學建築系退休副教授阮偉明很憂心,在臉書上透露他對於電視台報導將白色屋標籤為「釘子戶」感到不平。阮偉明曾經與李老先生聊天,獲邀進入屋內,內心深感震撼與感動。



望海的白色屋原本日子平靜,但在去年,它的鄰居、近3千坪的台東縣農會舊飼料廠標售,由「5分鐘買3戶帝寶」的「河南王」王任生旗下的開發公司,以5億2千多萬元得標。這塊地條件很好,基地又大鄰近知名景點台東森林公園、海濱公園,一旁臨海路又是遊客南來北往的主要通道,台東縣農會在2009年時,先將地目變更為旅館,再進行BOT招商。



如今,「河南王」王任生的飯店美夢,只差一塊小拼圖,那就是「台東市中正路一號」的白色陋屋。這間屋,根據中央社報導,有人說是海防檢查哨營房,留給老榮民看守,後來陸續改建。曾經與老榮民聊天的阮偉明的說法不同今年87歲的李老先生是「在22歲時花了200萬買了房子,原本是木頭房子,他自己就用水泥改建。用推車到處去收集別人不用的門窗和建材,窗戶地坪都是自己動手處理。」



阮偉明認為,「我們被文化的氛圍教導,習慣接受什麼樣的建築形式才是正常的長相;而當有一個人用他純然的天真,不按任何章法建造時,我們反而不知如何反應。我相信這位老先生沒有企圖要表達什麼,不是永續的概念,也不是個人的美學看法或幻想,他只是實事求是。這座建築物一切的現象,都可以有合理的解釋:房子的拼貼效果是因為他所收集到的材料來源都不一樣;牆面粗糙的質感,是因為他缺乏成熟的工法,或適當的工具;白色對他來講也最合理,因為他不需要去煩惱配色,當然他也不會有地中海風格的概念;他的持續是因為他從一而終的天性。老先生的單純,讓我想起托爾斯泰晚年寫的『呆子伊凡的故事』,呆子伊凡因為極度單純而得以免除所有的煩惱和痛苦。這位李先生我看也是一個呆子,一個會引起最聰明的人省思的呆子。呆子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發乎自然。」



阮偉明呼籲,白色老屋「最好是由全台東市民共同擁有」,由民間團體或基金會出面發動募款,跟李老先生商討一個價錢,應該用不到500萬,甚至李老先生有可能會捐贈,以換取它的保存,直到它自然毀壞。保存以後的房子就由這機構管理,可以收費開放參觀,兼作為小型博物館或藝文中心,有很多的可能性。」

如今,縣農會舊飼料廠已經整地完成,預期蓋飯店將可促進地方繁榮,地方並不反對。但也有台東人很困惑,好山好水的地方,只能蓋飯店和商場嗎?難道沒有別的選擇嗎?飯店商場一旦蓋好,迎來一波又一波的陸客,但賺錢的是財團與農會,犧牲的卻是居民原本寧靜的生活,連帶過去的生活方式與記憶也被抹去。這些台東人的困惑,不純然只是感情上的念舊,而是當時代往前奔跑時,難道一些美好的事物不該想辦法同步被留下來?

阮偉明「白色陋屋的故事」全文連結

蔡碧月/綜合報導

9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*